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教育失败理应反思 大学生状告父母索要学费

 反对

  大学生应自行承担学费

  面对这起“告父母讨学费”的官司,很多人觉得这个孩子太不懂事了,在父亲病重,家庭经济陷入困境的情况下,孩子非但不体谅父母的难处,反而为了讨要学费和生活费把父母告上法庭,实在令人心寒。但实际上,这只是站在亲情伦理的角度来看待问题,如果从法律角度来看,这个孩子不但“不懂事”,而且“不懂法”。

  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,已经年满18周岁的就读大学的青少年子女,父母没有承担学费、生活费的义务。对于这样的法律规定,多数中国父母都懂,但是真到了现实生活中,绝大多数父母却做不到这么“绝情”。恰恰相反,中国父母秉持的都是一种只要自己有能力和条件,就会一直“供到底”的想法。为此很多父母宁愿自己在家吃苦受累,也不想让孩子在大学里为经济上的事情为难。

  中国父母对子女的这份责任与爱,确实令人感动,但是却给子女造成一种错觉。而再看看欧美一些国家,子女一旦成年,不管是你读高中还是读大学,父母都会理所当然地停止供应学费、生活费。而子女也觉得这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妥,于是自己积极想办法去筹措学费和生活费,比如勤工俭学,比如申请助学贷款等。那么国外年轻人能够做到的,我们也理应能够做到。家庭困难的大学生,完全可以去申请助学贷款解决学费和生活费问题。等自己毕业工作以后,再挣钱偿还助学贷款。

  这起“告父母讨学费”的官司,对天下父母的启示是:你可以在爱的名义下供给子女上大学的费用,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和条件,那么你也可以拒绝。而对大学生们的启示是:读完高中,父母就已经尽到了法律上的责任和义务,自己完全可以通过申请助学贷款、勤工俭学等来完成学业,顺利成才。(苑广阔)

  结论

  教育的失败理应反思

  如此这般,大学生因学费而告父母,是教育的失败。

  一,太缺少感恩。按说,“家贫出孝子”。可在这里,父生病,每月需几百元治疗费;母打工,维持家庭生活;作为已成年,又将上大二的学生,本应体谅父母辛苦,本该尽力去给家庭分忧,可看看人家小柱的表现,不但无动于衷,反在委屈与怨恨之下,一纸诉状将父母告上法庭。试问:良心何在?感恩又体现在哪里?

  二,太需自强自立。父母无力负担子女上大学,在眼下的中国,并不少见。可解决之道,也是不少的。比如孩子课余做家教、打临时工、获取学校奖学金、申请助学贷款等。相信如果真想解决问题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想当年,洪战辉不就带着妹妹上大学吗?相比之下,小柱自己又究竟做了哪些努力呢?

  三,太有攀比心理。毋庸讳言,眼下在校大学生的消费,虽有地域之分、个体之别,但总体而言,不是个小数目。以此而论,小柱每月一千元的生活费,算不上高。可如果联系为供其上大学,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了,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已借遍,父生病,母打工,他这月花千元,还真是很“奢侈”。其背后,恐怕是攀比心理作怪。其实,小柱将父母告上法庭,也正是在其对比同学,恨这个家之后,做出的“委屈”之举!

  种种情状,有家庭教育的不足,有学校教育的缺失,也有社会上不良风气的影响。总之,小柱因学费而告父母,是教育的失败。从这份失败的“标本”上,人们应给予认真审视与反思。

  李秀霞

  延伸对社会救济的诘问

  这位大学生告父母是告不倒的。但反过来说,每对父母,不管贫穷还是富裕,都有把上大学的子女推向社会的权利,也就是说,社会必须有供大学生独立生存的空间。从理论上讲,是父母的继续供养,才分担了这一社会责任,真要是父母接受了西方国家的观念,一到孩子18岁就撒手不管,我们这个社会,是否准备好了为这些学生提供生存的机会?

  在校大学生如果必须独立生活,无外乎勤工俭学,或者努力读书,争取到一份奖学金,或者接受好心人的资助,再不就只能通过助学贷款解决问题。相信这位大学生一定想过这些办法,只有走不通之后才会去告父母,问题是,这些道路为何走不通?或者即使有走通的,全部加起来又能解决多少贫困学生的问题,无论社会还是家庭都希望大学生能早日独立,真要是一些父母对长大成人的大学生子女断供,法律无法指责,社会只好承担,而现有的这些大学生的生存之道,恐怕只是杯水车薪,根本无力承担众多大学生独立生存的社会责任。

  另一方面,从这位大学生的家庭层面讲,其困难显而易见,社会救济却没有施以援手,被称作“三次分配”的慈善也没能眷顾,至少说明社会救济和慈善捐助有遗漏之处,告父母交不起学费的学生,其实是以行动在诘问社会救济,为什么社会往往能扎堆做好事,很多时候,救助围着社会热点转,缺乏主动寻找救助对象的热心,更难以树立“一个都不少”的责任感,许多贫困家庭和贫困学子,因此被遗忘在公众视野之外。

  这位大学生最终不仅由法院的干警帮助解决了全部学费,而且其家庭也得到了2000元的帮助。我们在为法院的干警表达敬意的同时,也需要冷静思考,类似事件所暴露出的社会救济力量的匮乏,不能仅仅依靠好心的干警来弥补,更加完善的社会救济,是维护社会底层基本尊严的基础。只有构建起“不靠父母靠社会”的大学生生存环境,才能避免出现大学生告父母讨学费的窘境。

  罗志华

  自私孩子的成长危机

  亏这位状告父母的孩子还是位大二的学生,我看他的思想品德也就停留在幼儿园阶段。进一步说,像这样脑子里只有自己的人,就算把大学读完了,除了继续为自己活着,又能指望他为家庭和社会做什么奉献呢?

  同时,这位状告为自己交不起学费父母的孩子,也暴露出当今很多孩子的成长危机。现在凡事以“我”为中心的孩子,真的是太多了。他们不仅不知道父母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支撑起一个家的不易,而且还认为读书是帮父母读,有的读书出来在家“啃老”,甚至有的买房、结婚全依赖父母,生完孩子又顺理成章推给父母。

  值得指出的是,这种缺乏起码孝道、缺乏独立意识的成长危机,形成却并非“一日之寒”,而且明显跟父母平时对待孩子的教育方式和态度有关。由于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,一些父母甚至把孩子的未来也给包揽下来了。比如,孩子还在读书,父母便利用各种关系、不惜一切代价为孩子铺平道路。这看似在表达更深的父母之爱,殊不知反过来削弱了孩子遭受挫折的免疫功能,反增了孩子对父母的更进一步依赖,以致更多孩子也受之影响形成“父母做什么、付出什么都是责任义务”的观念。(武汉长江工商学院自考